当前位置:首页-投稿-正文

二十分钟速读雪中悍刀行

各位读者,大家好。上一讲我们聊到,徐凤年虽然见到了亲舅舅,却没能认出来,他一路继续向北游历,路上遇到了一位老和尚,据说是为了北莽灭佛之事而来。那这位老和尚又是谁呢?说起这位老和尚,身份着实是不简单,他就是天下第一寺“两禅寺”的主持方丈,人称龙

各位读者,大家好。

  上一讲我们聊到,徐凤年虽然见到了亲舅舅,却没能认出来,他一路继续向北游历,路上遇到了一位老和尚,据说是为了北莽灭佛之事而来。

  那这位老和尚又是谁呢?

  说起这位老和尚,身份着实是不简单,他就是天下第一寺“两禅寺”的主持方丈,人称龙树僧人。他是春秋十三甲中的释甲,他一生只读金刚经,成就金刚不破,是举世闻名的得道高僧。

  在北莽,慕容女帝尊崇道教,把“道德宗”封为了国教,道德宗的掌教麒麟真人则是被称为道门圣人;而在整个天下,两禅寺都是佛教的执牛耳者,龙树僧人作为两禅寺方丈,他跟麒麟真人并列,合称为“南北双圣”。

  而因为北莽要屠灭佛教,龙树僧人特意赶往道德宗,要去讲一讲佛法。

  两禅寺作为佛教领袖,一直都是人才辈出,京城的病虎杨太岁就是出自两禅寺。而在寺中,还有个名动天下的大和尚,是龙树僧人的徒弟,被称为白衣僧人李当心,要比他师父名气更大。

  徐凤年一听老和尚来自两禅寺,眼前一亮,因为他跟寺里的两个人是好朋友。

  在他第一次走江湖时,身边跟着老黄和温华,三个人穷的叮当响,连顿饱饭都吃不上。而在路上,他们恰好遇到了一位小姑娘,名叫李东西,小姑娘因为向往江湖,所以离家出走。李姑娘身上带着从她爹那偷来的钱,带着他们吃香的喝辣的,过了一段潇洒日子。可三个大老爷们吃了一段时间的“软饭”后,又把小姑娘吃穷了,很快,他们就成了四个穷光蛋!可这一段经历,也使得他们建立了深厚的“乞讨友谊”。

  而这位李姑娘,其实就是白衣僧人李当心的亲闺女。

  后来徐凤年返回北凉,又遇到了李姑娘,她身边还跟着一个小和尚,名叫吴南北,是一个很傻很天真的小和尚。这俩人起名字可真省事!一个叫东西,一个叫南北,东西南北全都占了,根本不怕出门迷路。

  徐凤年打心眼里喜欢这俩朋友,听说老和尚来自两禅寺后,也就对龙树僧人更加信任。

  遇到这么个“白嫖”的好机会,徐凤年当然不愿错过,立即跟老和尚请教武学。老和尚也知无不言,很是平易近人,让徐凤年受益匪浅。

  传授完武功,老和尚还对徐凤年说起一件事,让徐凤年都有些不好意思,老和尚说道:“公子大黄庭其实已然臻于圆满境,之所以欠缺一丝,恰恰是缺少了阴阳互补。想要打破瓶颈,只需要与女子欢好即可。”

  徐凤年听得一愣,嘴角抽搐了几下,自从练武以来,他就忍着从没碰过女人,原来这老和尚是要叫他去“嘿嘿嘿”啊!

  老和尚爽朗笑道:“公子切莫以为老衲是那淫僧。只是男女欢好,是人之常情,老衲虽是方外人,却也不将其视作洪水猛兽,何况年轻时候,晚上也总是睡不踏实,没少挨师父的打骂。”

  这件事,对徐凤年造成的影响可谓巨大,不久之后,他将要“开荤”,真的跟一个女子欢好一场,还会造出一个可爱的小baby,徐凤年打那以后也变成了一个“女儿奴”。

  说回到北莽灭佛一事。其实在真实历史上,也发生过四次大规模的灭佛运动,史称“三武一宗灭佛”。

  其中“三武”指的分别是:北魏太武帝灭佛、北周武帝灭佛、唐武宗灭佛;一宗指的是:周世宗灭佛。

  这四次大的灭佛运动,动机并不完全相同,却都对历史进程产生了深远影响。

  无论是古今中外,宗教都是帝王统治天下的重要武器。这四次灭佛运动,佛教也就成了政治的牺牲品。

  其实在中国古代,不光有主张灭佛的皇帝,还有很多弘扬佛教的,其中比较著名的包括:隋文帝杨坚、武则天、朱元璋等等。可在这之中,也很少有皇帝是真的信佛,多数皇帝只是出于政治目的,把佛教当成一个统治工具。

  在古代,儒释道三足鼎立,儒家走了一条阳关大道,除了秦始皇以外,很少有皇帝会公然反对儒家,因为儒家本来就是维护帝国统治的学问,江湖地位很稳,孔圣人的徒子徒孙也一直掌握着统治权。

  真正起冲突的,恰恰是佛教和道教。有的统治者尊崇道教,例如李唐王朝,就自称是老子的后人;也有统治者尊崇佛教,例如武则天,她的权利来源有瑕疵,为了证明她统治的合理性,她自然要反对老李家,选择支持对立面的佛教。

  道教能够兴盛,自然有它的原因,它最突出的优点就是具有中国特色。比方说,道教的仙人都是食人间烟火的,修行道教功法,能得到现世功德,能追求长生不老,这些都很符合中国人的追求。

  可作为中国人自主研发、拥有知识产权的道教,却不太争气,在底层民众之间的传播能力,往往不如佛教。这在本源上讲,是因为道教相比于佛教,缺少丰富的思想内涵,更缺少一套能够自圆其说、逻辑自恰的理论体系。

  可佛教虽然在民众中有传播力,却也有自身的缺陷,它受到迫害还有更深层次的原因!

  五胡十六国以后,佛教兴盛发达,当时的僧尼都不缴纳赋税,许多寺院甚至有着自己的法律法规和武装力量,俨然成了国中之国。问题是他们还要自称“佛子释种”,都跟着佛祖改姓释,而抛弃了父亲给的姓氏,甚至终身不娶,这叫不孝;在他们心里君王不是排在第一位值得敬重的人,这叫不忠。所以佛教跟正统儒家产生了严重背离,在统治者和正统儒家看来,佛教简直就是一颗定时炸弹,若是任由其发展壮大,很可能会“亡国灭种”。

  而最最重要一点,在于学佛之人不事生产,需要普通民众供养。据说在唐武宗时期,佛教的快速发展已经严重影响到国计民生。以当时的生活水平,十户普通人家才能供养一个僧人,这极大的加剧了百姓的生产负担。

  那既然佛教的快速发展可能危及到皇权统治,而道教又不争气,竞争不过佛教这个外来户,统治者们也就只好拉偏架,多照顾一下道教了。

  这才是统治者灭佛的根本原因!

  可佛教也不会坐以待毙,当然了,他们没实力纠结一批武装力量谋反,可他们却选择了另个一条路——就是自我变革。

  改变佛教命运的英雄人物,恰恰出现在唐朝,名叫慧能,后世人称禅宗六祖,慧能大法师。

  慧能意识到,佛教要想发展,只能跟以儒家为正统的传统文化融合,也就是要实现自身的儒学化。于是他提出了见性成佛,只要心中有佛,谁都能成佛。而修禅的过程,完全不需要找个深山老林枯坐念经。吃饭、睡觉、扫地、劈柴都能修禅,都可以成佛。

  慧能给禅宗带来了一场革命,让信佛之人不用太过执着修行佛法,学佛之人也要从事劳动生产,而不能只靠着别人的供养。儒家讲究修身,禅宗讲究修行,在本质上就变成了一回事,都是踏踏实实做好手中的事,该干活干活,该吃饭吃饭,都不给国家添负担。

  所以,自慧能以后,禅宗越来越兴盛,佛教更好的融入了华夏文明,再没有发生过大规模灭佛运动。

  上面讲的这些,可以说是中国“灭佛运动”简史了,就当是加餐内容了,下课别走,都把加餐费结一下。

  开个玩笑。

  其实我们之所以讲这么多,对于理解书中人物的做法,还是有些用处的!

  就比如,两禅寺的和尚明显就是修行禅宗。也正因此,龙树僧人才会跟徐凤年聊男女之事,李当心才会娶妻生子,这些行为追本溯源,都可以归结到禅宗的本源思想——见性成佛。

  看没看到,就算说跑题了,咱也能硬把话题圆回来。

  咱们说回书中情节。

  话说临分别之际,老和尚对徐凤年说道:“公子若是不急着赶路,可以往西北方向走四十里,有一座峡谷,稍作停留,兴许能有一段善缘。”

  对于高僧说的话,徐凤年自然是要照做了,对他来说,有便宜不占是混蛋,他乐呵呵就去了。果真见到一处延绵不见尽头的深邃峡谷,可却没看到机缘在哪!

  等了一会,徐凤年突然感受到脚下大地震颤,他转头望去,就见到峡谷涌进来成千上万头野牛,而在峡谷的另一头,正好有百十号牧民骑着马,手里牵着牛羊。眼看着牛群冲过来,这些人肯定要被踩成肉泥。

  徐凤年知道凭他的能力,要想挡住野牛群,无异于痴人说梦,可他也知道,这是老和尚留给他的一份考验,看他的人性如何,面对无辜之人的死活,他这位未来北凉王会怎样抉择?

  眼看着野牛群越来越近,徐凤年一咬牙,决定救人。

  他先是冲下去把牧民中的小孩抱起来,带到峡谷顶上,一口气抱起了二十几个。可此时牛群已经到了眼前,徐凤年再次一咬牙,选择以肉身挡住野牛群。他当初曾跟大雪坪的轩辕敬诚偷学过一招,他便用这一招“起手撼昆仑”阻挡野牛前冲,冲在最前面的野牛,瞬间被炸成肉泥。

  而就在这时候,老僧原路返回到峡谷之中,对徐凤年的表现很满意,他眼神慈悲,双手合十道:“此子大善。”

  徐凤年用尽了各种办法,尽量阻碍野牛前冲,给其余牧民赢得逃跑的时间,而他自身也不好受,伤势加重,已经在崩溃的边缘。

  直到此时,老和尚才选择出手,他手持禅杖,如同仙人御风而行,轻声叹息道:“忘我时不计生死,满腔血性,是匹夫之勇。清醒后明知有所不为,仍是不忘有所为。可知根骨本性。”

  老和尚一手抓住徐凤年,将他送到安全位置,然后轻声道:“殿下救人在先,老衲明知杀生是错,也要拦下野牛群。”

  身披袈裟的老和尚落地后,将禅杖轰然插入大地,他面朝如潮水般的牛群,使出了佛门的狮子吼,整个峡谷内顿时血流成河,后面的野牛都仓皇逃走。

  徐凤年见到这一幕,真想再来一句,“这他娘的技术活,真是当赏。”

  可他已经没了说话的力气,眼前一黑,昏了过去。

  等他再次醒来,发现老和尚正在替他把脉,见徐凤年醒了,老和尚取出一个白碗,又用手指在自己胳膊上划了一道口子,装满一碗血,喂他喝了下去。徐凤年这一看,老和尚的血竟然是金色的,传说中只有佛陀的血液,才是金色的,更是对老僧敬佩不已。

  这里就不得不说,老和尚不懂美食!人血得多难喝啊,咋就不知道来点粉丝,做个“人血粉丝汤”啥的!

  其实,这才是老和尚所说的机缘,在这之后,老和尚就此离去,说了一句,“恭喜殿下初入大金刚境。”

  正是因为老和尚的一碗血,徐凤年跨入了金刚境,可以说是因祸得福,也可以说是善有善报。

  在这之后,徐凤年为了养伤,选择留在了被他救下的小部落中。在部落里待了几天,徐凤年的“易惹事体质”再次、再次、再次发挥作用,又有坏事找上了他,这一次的对手背景更大,是北莽军神拓跋菩萨最喜欢的儿子。

  拓跋菩萨在北莽的地位,相当于徐骁在离阳的地位,都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,都是手握兵马的权臣,更重要的是,拓跋菩萨还是武道大宗师,他在天下高手排名中,排在第二位,仅次于王仙芝。而拓跋菩萨,也将成为徐凤年的一生之敌,这是后话。

  此时的徐凤年只想唱任贤齐的《伤心太平洋》:“一波还未平息,一波又来侵袭……”

  拓跋菩萨的这个儿子,名叫拓跋春笋,在北莽的地位,也就相当于徐凤年在离阳,做事嚣张跋扈,却也没人敢拿他怎么样,都要给他爹几分面子。

  小拓跋,不光是仗着老爹厉害就为所欲为,他自身的武道天赋也极为出色,年纪轻轻就已经是金刚境高手,被拓跋菩萨当成接班人来培养。

  这次他在大草原上四处游历,恰好就来到了徐凤年所在的部落,双方起了冲突,于是大打出手。按理来说,徐凤年也已经是金刚境高手,完全有实力跟小拓跋打一架。可小拓跋身边还跟着两名扈从,都是北莽的魔道高手,实力也都是金刚境,这下子就变成了一打三,从单挑变成了群殴。

  打是肯定打不过的,于是徐凤年边打边退,想要避其锋芒。可小拓跋虽然不知道他是北凉世子,但已经热血上头,紧追不舍。

  可小拓跋还是低估了徐凤年的实力,他手下的一名扈从中了埋伏,被徐凤年杀掉。现在就变成了一打二。可徐凤年刚才杀魔头过程中,已经用尽了后手,不光受了伤,体力也渐渐不支,再打下去,估计也只有死路一条。

  又经过一场酣战,徐凤年终归是不敌,被打成重伤,只能等死。

  直到此时,他生命中的一幕幕走马灯一样在脑海中闪过。

  他记起了在游历北莽之前,跟徐骁的一次对话。

  那一晚,徐骁对他说:“儿子,你若死在了北莽,以后北凉就交由陈芝豹掌管。北凉军改弦易辙,这对我徐骁来说,不算什么,但你死了,我这个爹,只能像当年你娘独身入皇宫一般,不能替你报仇。”

  徐凤年当时则是开玩笑说:“你这做爹的,真是窝囊,要是我这不争气的儿子死在北莽那边,你领着北凉铁骑一路碾压到北莽王庭,得有多霸气?”

  徐骁沉默了许久,最后轻笑道:“爹确实是这么想的,也会这么做,只不过怕你真死了,就说些丧气话骗你。我徐家有三十万铁骑,怎么都得打掉北莽积蓄了三十年的一半国力,这么霸气的事情,爹来做,哪里比得上你来做?”

  徐凤年笑着说:“能不死当然不舍得死,白发人送黑发人,想想就憋屈。”

  从来不打这个儿子的徐骁,这时候一巴掌拍在徐凤年脑袋上,从不信鬼神的他竟然接连呸了好几声,笑骂道:“别说丧气话,童言无忌,童言无忌。”

  此时的徐凤年又想起了王府下人对自己的评价,说他徐凤年看似多情,实则最是凉薄性格,他在意过许多女子,但似乎谁都能放得下。

  可徐凤年心里,却唯独有一个女人放不下,就是姜泥,这次游历北莽,他时不时就会好想起小泥人,他这才知道自己最在意之人,还是姜泥。临死前,徐凤年闭上眼睛,想起了她的小酒窝,他有些后悔,自己喜欢了她这么多年,却始终没能说出口。徐凤年睁开眼,用袖子擦干嘴角的血污,笑着喊道:“姜泥!老子喜欢你!”

  小拓跋听得愣了,这是什么操作,临死之前留下遗言?还是跟女子表白!

  可就在这时候,有一个女子,凌空御剑而来,悬停在半空之中,正是姜泥,她冲着徐凤年嚷道:“喊我做什么?不要脸!”

  而她脚下的剑,正是大凉龙雀。

  徐凤年也懵了,自己这嘴开过光吗?怎么一句话就把人喊过来了?

  而跟在小泥人身后的,还有大官子曹长卿,他们此行来到北莽,正是为了西楚复国做准备。当初西楚亡国,大批世子逃难到北莽,曹长卿就是为了跟这些人取得联系,商量复国事宜。

  而小拓跋在认出曹长卿后,哪里还敢动手,十分客气的称呼对方为曹伯伯,也不敢再为难徐凤年,转身就走。

  姜泥冲着小拓跋冷声道:“你想杀他,我就杀你。”

  徐凤年却是跟小泥人斗嘴惯了,忍着痛笑道:“小泥人,你这么说话,会让别人误以为我是在吃你的软饭。”

  最后,曹长卿还是没有为难小拓跋,放任他离开,毕竟他作为西楚老臣,跟北凉有着不共戴天的仇怨,没理由帮徐凤年杀人。

  徐凤年好奇地问:“小泥人怎么这么快就能御剑飞行了?”

  曹长卿说道:“跟李淳罡学的。”

  徐凤年立刻就猜到了真相,说道:“肯定是她练剑嫌吃苦,只跟李老剑神挑了最好玩,也最吓唬人的御剑飞行,对不对?”

  这一下又猜对了,姜泥气呼呼说道:“要你管。”

  两个人又习惯性的打情骂俏,吵闹了一会,这才分别。曹长卿要带着西楚公主继续去复国,徐凤年则是要继续北行。

  可徐凤年不知道的是,在他继续北行期间,他生命中最重要、也是最敬重的两个人,却都已经悄然离世。

  而离世的这两个人,又会是谁呢?徐凤年将在敦煌城遇到一位故人,这个人又会是谁呢?

  一切精彩,敬请收听我的下回讲书,老剑神寂然作古。

版权声明: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投稿自发贡献,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。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,不拥有所有权,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/违法违规的内容,请发送邮件至 weichuming@126.com 举报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。

相关推荐

换一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