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-投稿-正文

江歌妈妈考虑做直播赚钱(江歌母亲江秋莲诉刘鑫案)

1月10日,备受关注的江歌母亲江秋莲诉刘鑫案,在山东省青岛市城阳区人民法院一审宣判,法院判决刘鑫赔偿近70万。在接受采访时,江秋莲表示,目前她唯一的生活来源就是现在开的网店,未来考虑做直播带货赚钱,引发网友热议。(据1月12日《钱江晚报》)

江歌妈妈考虑做直播赚钱(江歌母亲江秋莲诉刘鑫案) - 第1张

江歌的妈妈有没有权利做直播带货?当然是有的。说到底,直播带货也不过就是一项工作而已,对于个人而言,目前没有很具体的资质门槛,既然大腕明星可以做,带货达人可以做,普通的网店店主也可以做,那么江歌妈妈当然也可以做。

但是为什么她提出来的时候,会有些不确定,也的确引起了争议呢?因为直播带货能不能赚钱,关键在于有没有流量,也就是说有没有关注度。而江歌妈妈在公众面前的身份,是一个执着地为女儿讨回公道的受害者家属,她的关注度基本上都来自于“江歌案”。拥有这样的关注度,势必会遭遇更为严苛的舆论审视,一定会有人抨击她,带货是利用去世的女儿赚钱。

这种苛求“完美受害者”的言论,从前并不是没有出现过。已故艺人乔任梁的父母在短视频平台分享生活,就曾遭遇恶评;泰国坠崖孕妇直播带货,也曾经被批评“卖惨”。很多网友不希望江歌妈妈带货,倒并不是对她本人有什么不好的揣测,而是担心商业气息浓厚,对流量过度依赖的直播带货,会让江歌妈妈的生活永远得不到平静,甚至带来更多的伤害。

但无论网友怎么看,江歌妈妈的路终究还是由她自己来选择。如果她最终选择成为带货主播,只要为商品和服务把好关,遵守相关法律法规的要求,对消费者尽到安全保障义务,那么旁人也没什么可置喙的。或许一开始,的确会有很多人出于对案件的关心,或者对她本人的同情进入直播间消费,但凡是了解直播这一行业的人都知道,要长期做下去的话,光靠一时的热度是不够的。

江歌妈妈考虑做直播赚钱(江歌母亲江秋莲诉刘鑫案) - 第2张

在起诉刘鑫的案件宣判之后,江歌妈妈面对公众宣布了两个想法,一是会将所有赔偿款捐出,二就是考虑做直播带货,前者是为了回馈社会,感谢网友的支持,也是帮去世的女儿做些好事;后者是为了谋生,为了继续在为女儿讨公道的路上走下去。这是一位不幸而执拗的母亲,也是有自己做人准则的坚强女性,如果她只是想要钱,完全没有必要捐出赔偿款,再去承受直播带货可能面对的非议。很多时候,我们其实能感受到,她只是很需要去持续与生活的逆境作战,自食其力,咬牙坚持,是她对抗悲痛的一种方式。

江歌妈妈曾经在自己的微博上写道:“难道只有穷困潦倒、食不果腹、衣不遮体才符合某些少数人心目中江歌妈妈的形象?我想答案是否定的。”“希望任何人购买我小店里的商品,是您真正的需要,请不要因为同情我可怜我而购买。”

这是她的愿望,也是她的请求,应该得到尊重。而尊重的方式或许就是,不要过度关注,不要滥施同情,将她当成一个普通的网店店主、一个普通的带货主播。不因情感冲动而消费,便不会有“被割韭菜”的失落感,发自内心地平视,有时候才是对那些遭遇不幸的人们,真正坚实的支持。

来源:极目新闻

责任编辑:柚子

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

版权声明: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投稿自发贡献,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。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,不拥有所有权,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/违法违规的内容,请发送邮件至 weichuming@126.com 举报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。

相关推荐

换一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