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-投稿-正文

公公婆婆不在了(公公婆婆不在了赔偿金孙子能分吗)

公公突发心梗去世,丧礼结束后,送走亲朋好友,我拖着疲惫的身子回了房。屋子里黑漆漆的,我“啪嗒”一声开了灯,被呆坐在床上的严冰吓了一跳。他脸上挂满了泪痕,眉眼间多了一丝憔悴和哀怨。他突然上前几步抱紧我,将头埋进我发肩呜咽起来,“老婆,我没有爸爸了!我们以后怎么办?呜呜......”我鼻头倏然一酸,轻轻用手抚摸着他的后脑勺,“没事,有我在,我会一直陪着你的。”严冰和我之前交往过的男人不同,他

公公婆婆不在了(公公婆婆不在了赔偿金孙子能分吗) - 第1张

公公婆婆不在了(公公婆婆不在了赔偿金孙子能分吗) - 第2张

公公突发心梗去世,丧礼结束后,送走亲朋好友,我拖着疲惫的身子回了房。

屋子里黑漆漆的,我“啪嗒”一声开了灯,被呆坐在床上的严冰吓了一跳。

他脸上挂满了泪痕,眉眼间多了一丝憔悴和哀怨。

他突然上前几步抱紧我,将头埋进我发肩呜咽起来,“老婆,我没有爸爸了!我们以后怎么办?呜呜......”

我鼻头倏然一酸,轻轻用手抚摸着他的后脑勺,“没事,有我在,我会一直陪着你的。”

严冰和我之前交往过的男人不同,他就像一个长不大的孩子,一遇到事儿就躲在我身后,指望我来保护他。

恋爱时,他深夜送我回家,结果遇到了抢劫犯。

他吓得双腿直哆嗦,躲在我身后连话都说不顺溜。

我生孩子时羊水破了,他慌乱中将电动车推了出来,差点把我气笑。

最后还是我让他去找邻居帮忙,这才顺利赶到了县医院。

有一次儿子发烧惊厥,严冰吓得赶紧将儿子塞进我怀里。

好在我送医及时,才没出什么大事。

丧礼上,大伯和亲戚都指望着他操持丧礼。

他却眼泪巴巴地求助我,最后我在大伯的帮忙下,忙前忙后打点着一切,硬着头皮将丧礼办完了。

听到亲戚埋汰严冰像个娘们,我既好笑又心酸。

严冰确实太没担当了,这也许和他的成长经历有关。

他从小生活富足,要什么有什么,根本不知苦为何物。

加上被公婆和长辈们当成宝贝,宠上了天,导致他心理上成熟缓慢。

公公婆婆不在了(公公婆婆不在了赔偿金孙子能分吗) - 第3张

公公在小县城有点能耐,严冰大学毕业后,公公给他安排了一份稳定工作。

虽然工资不高,但可以保证他这辈子衣食无忧。

严冰前三十几年一直很顺遂,几乎没遇到过什么大风大浪。

公公去世后,他一下子懵了,像个孩子一样不知所措。

我虽然心疼他,但总觉得这样下去不是办法。

他才是这个家的顶梁柱,我还指望他和我一起扛起这个家呢!

本以为公公的去世,会让严冰成长起来。

只是我没料到,他会彻底变成另外一个人。

公公去世时,留下七十多万存款,我原本想着,这笔钱就当做婆婆的养老钱。

谁知严冰竟然从婆婆手里骗走银行卡,还买了台六十多万的车。

婆婆气得高血压都犯了,躺在床上直哼哼。

安抚好婆婆后,我看见躺在沙发上刷手机的严冰,气不打一处来。

“你把钱都花了,以后你妈怎么办?买辆便宜的代步车就行了,至于买那么贵的吗?炫耀给谁看呢?赶紧去退了!”

严冰果断拒绝,“我不是还留了十万吗?这车我很喜欢,我就不退!”

看着严冰这幅任性自私的模样,我有些头疼,但还是耐着性子给他捋了笔账。

“我们俩的工资加起来才五千多,以后儿子、你妈和我爸妈,都指望着我们过日子。我们还得给儿子准备房子和彩礼,你花钱能不能节制点?”

严冰愣了几秒,随即漫不经心地笑道:“别操心那么远的事,以后的事以后再说呗!”

他不负责任的态度,让我既恼火又后悔。

或许,我当初真不该为了钱,嫁给这么个不成熟的男人。

公公婆婆不在了(公公婆婆不在了赔偿金孙子能分吗) - 第4张

和严冰在一起,其实是我高攀了他。

我父母都是农民,家里还欠了几万块的债。

但我看不上他,总觉得他性格有点弱懦。

直到严冰央求公公帮我爸妈还钱,还提出多给我家彩礼钱,我被他的傻气和天真所打动,这才答应和他在一起。

严冰是独生子,家里还有一栋三层小洋房,我结婚后便搬了过去。

婚礼是公公一手置办的,本以为超出当地水平的彩礼,就够让我和爸妈惊喜的了,谁知婚后公公还常常补贴我们生活费。

很多亲戚酸溜溜地说,我上辈子一定是积德了,才会遇到这么好的婆家。

我也觉得自己很幸运,看过一些嫁得不好的女同学,为了挣钱拼命压榨自己。

在岁月里悄然把自己熬成了黄脸婆和泼妇,还沾染上一身的病痛。

相比之下,我的生活提高了几个档次,还不用为生活和养老发愁,这种幸福感是不言而喻的。

久而久之,我和严冰都习惯了这种掌心向上的生活。

我们都各自有工作,再加上公公的补贴,小日子过得是无忧无虑。

直到公公去世,我才开始有危机感。

以前有公公做我们的屋檐,替我们遮风挡雨。

如今屋檐不在了,我和严冰必须补上去,成为这个大家庭的屋檐。

我虽然无奈,却也不得不承认,这是我们不可逃避的责任。

公公经济上的支援,延缓了我们成长的速度,但这并不意味着,我们可以一辈子不成长。

没有了公公的补贴,我和严冰的生活开始捉襟见肘。

每个月的生活水电费、孩子的补习费、三位老人的医药费和生活费......就像一座座无形的大山,压得我们喘不过气来。

我开始努力工作,争取拿到更多业绩。

严冰还是跟之前那样,经常和一帮狐朋狗友出去吃喝玩乐。

我多次劝他降低生活质量,把心思放在工作和挣钱上。

严冰大概也感受到了压力,他将车卖了,又将婆婆手里剩余的十万哄骗过来。

拿着钱和朋友做了一笔投资,结果不到半年就亏得血本无归。

公公婆婆不在了(公公婆婆不在了赔偿金孙子能分吗) - 第5张

从那时开始,严冰就变得极度敏感和脆弱。

有一次我看他皱着眉头,忍不住上前揉揉他眉心,“没关系的,只要我们一起努力,生活一定会越来越好。”

没想到他竟抱着我哇哇大哭起来,边哭还边骂,“生活太他妈难了!”

我理解他心里的落差感,一个不知人间疾苦的少爷,开始尝到生活的苦头和艰难,难免会衍生出一种对现实的无力感来。

只是无力归无力,即便生活是一把无情大刀,我们都得迎难而上,因为身后还有一家老小呢!

我以为严冰会慢慢长大,殊不知,江山易改本性难移,他这三十多年塑成的性格,一时半会根本改不了。

严冰吃不了苦、抗不了压,他开始借酒消愁,每晚回家都是一身酒气。

即便是不喝酒的时候,他也是黑着一张脸,仿佛我欠了他几百万似的。

婆婆思念公公成疾,一时病倒了,我带她去县医院看病。

回家后,严冰从我手里抢过缴费单,他眉头紧蹙地盯着右下角的数字,嘴里念叨着,“真是事多,你就不能照顾好自己?非要给我添麻烦!”

婆婆眼里闪着泪花,她一声不吭,默默地走回了房间。

看着她佝偻苍老的背影,我心里涌起一阵酸楚。

我将严冰拉到屋外,极力压低音量,“那可是你妈!你妈病了你不关心,还这样埋怨她,你还有没有良心?”

严冰从鼻孔里“哼”了一声,“家里的钱都是我爸挣的,她除了带孩子做家务,对这个家还有什么贡献?以前靠我爸养,现在又指望我养,难道她就有良心?”

一阵寒意从头凉到脚,我怎么也想不到,以前那个孝顺懂事的严冰,竟然是个眼里只有钱的白眼狼。

以前他需要巴结公公,才会顺带着尊重婆婆。

如今公公去世,婆婆没有让他可图的东西了,他就露出了真面目。

对亲妈尚且如此,往后他会不会也这样对我?

我不敢继续往下想。

公公婆婆不在了(公公婆婆不在了赔偿金孙子能分吗) - 第6张

周末,严冰的兄弟吴超说要请我们吃饭,正好他老婆回老家了。

和吴超认识两年了,他老婆我从来没见过,听说她常年在广东打工,我一度以为他们夫妻感情不好。

刚走进饭馆,我就被吴超老婆惊到了。

她穿着一条大红连衣长裙,眼睛上粘着浓黑卷翘的假睫毛,脸上打了一层厚厚的粉,比刚刷过漆的墙面还要白。

饭桌上,吴超喝了几杯酒,开始借着酒劲夸自己老婆厉害,一个月挣两万。

他老婆看了我和严冰一眼,连忙用胳膊肘拐了拐吴超。

谁知吴超压根收不住,滔滔不绝地说起他老婆又美又能挣钱。

他老婆眼见堵不住他的嘴,满脸歉意地将吴超架走了。

回家路上,严冰嫌弃地瞪了我一眼,“你看看你,再看看人家老婆,你好歹是在影楼工作,就不能收拾收拾再出来见人?”

我无奈地说:“我擦了粉,涂了点唇釉,只是在吴超老婆的浓妆艳抹面前,显不出来而已。这就遭你嫌弃了?以前你可是说我不打扮都漂亮的。”

严冰嘟囔道:“那是以前,你还以为你是20岁的小姑娘,随便弄弄就美得不行?现在你可是生了孩子的黄脸婆!”

我被他怼得哑口无言。

以前他满心满眼只有我,现在却对我嫌三嫌四,时间真是残忍,让人在不知不觉中变了味。

公公婆婆不在了(公公婆婆不在了赔偿金孙子能分吗) - 第7张

严冰不知抽了什么风,开始在朋友圈里晒豪车、小洋房、名牌手表和自拍照,就差往自己脸上贴上“有钱”两个字了。

我劝他,今时不同往日。

与其用那些虚头巴脑的东西欺骗自己,还不如直面生活的困难,把时间精力都用来挣钱。

严冰听不进我的劝,反而说多个朋友多条路,他这是在为日后的发财之路作铺垫。

我无法理解,不知道他怎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。

偶尔,我会怀念和严冰刚在一起的日子,那时候他多好啊!

他给我写情书,将内心炙热的爱,都融化在工工整整的字迹里。

婚礼上,他哭得不能自已,还说要一生一世对我好。

怎么现在遇到这么小一个坎,他就像变了个人呢?

我不甘心,以前那个温柔浪漫的人,怎么突然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?

我始终抱着一丝幻想,希望他能清醒过来,和我一起好好过日子。

有钱有有钱的活法,没钱有没钱的活法。

我们都有工作,长辈身体也没多大毛病,他又何必把生活想得那么糟糕?

天还没塌下来,他倒是先把自己给撂倒了。

那天晚上,我在房间里叠衣服,严冰半躺在床上玩游戏。

他突然猛坐起来,神秘地对我说:“吴超老婆在广东给有钱人当情妇!”

我震惊地瞪大眼睛,“怎么会?吴超不介意?”

严冰满不在乎地说:“用几年时间,就能换来大半辈子的衣食无忧,有什么好介意的?她过两天就要回广东了,要不你也跟她一起去找找门路?”

他这句随口说出来的话,像刀子一样插在我胸口,痛得我差点没缓过气来。

我难以置信地瞪着他,“你也想让我去给人家当情妇?”

说这话时,我心里满是委屈和失望。

严冰拉着我的手,恳切地劝我,委屈一时享福一世,轻轻松松月入两万,总比累死累活挣个三千强。

那点工资连养活自己都困难,更不用说赡养父母了,总不能让他们一把年纪还在田里操劳吧?

我气得浑身发抖,忍不住打了他一巴掌,谁知他反手也扇了我一巴掌。

我倒在床上,整个脑子都是懵的,只觉得脸上火辣辣地疼。

从那之后,严冰开始夜不归宿。

婆婆眼见严冰越来越堕落,担忧得直哭,“严冰以前那么听话,怎么现在变成了这个样子?珊珊,你别怪他,一定是因为他爸去世,他伤心过头了。”

婆婆的话,让我心里流了一缸的泪,什么伤心过头?

他只是在生活的重压下,爆发出了自私的本性而已。

公公婆婆不在了(公公婆婆不在了赔偿金孙子能分吗) - 第8张

后来,严冰回家时除了带着酒气,还混杂着女人的香水味,有时候脖子上还有明显的吻痕。

我愤怒地揪着他的衣领,问他出去和哪个女人鬼混了。

他一把甩开我的手,醉醺醺地说,他找了个富婆,人家给他买名表、给他钱花,他和那个女人在一起,每天不知道多开心。

我愤怒地看着他,骂道:“不要脸!一个有手有脚的大男人,竟然堕落到靠女人养活!”

严冰突然站起来,晃悠着脑袋,“是!我就喜欢被人养着!谁让你养不起我?你现在对我毫无用处,赶紧从我家滚出去!”

我震惊地看着他,眼泪吧嗒吧嗒往下掉。

我终于意识到,眼前这个人是彻底没救了。

我快刀斩乱麻地离了婚,又将儿子托付给乡下父母,在工厂找了份包吃住的工作。

几个月后,严冰突然来找我,死乞白赖地求我复婚。

我冷笑,“怎么,复婚了再逼我去做有钱人的情妇?靠卖身来养活你?”

没等他再开口,我就头也不回地离开了。

严冰以为我在工厂什么都不知道,殊不知,他那点破事早就在各个群里传遍了。

严冰找的那女人根本不是富婆,而是有夫之妇。

她老公在外面做生意赚了不少钱,留着娇妻在家陪孩子和老人。

谁知娇妻寂寞难耐,连着交往了好几个男人,严冰也不过是她消遣的玩物而已。

他心急如焚以为攀了高枝,便迫不及待地逼我离婚。

女人的老公听到了闲言碎语,回来将严冰揍了一顿,差点打断他一条腿。

以前,我想不通严冰怎么会变成这样。

后来我想明白了,他过去对我万般好,不过是因为在钱的裹挟下,他能无忧无虑地去追爱。

公公去世后,隔在严冰和生活之间的那堵围墙,轰然倒塌。

严冰不得不直面残酷的现实,他颓了怕了。

从一个毫无城府的大男孩,变成了一个瑟缩在墙角,等人来救援的懦夫。

在婚姻里,最怕的不是一贫如洗、穷困潦倒。

而是你想和对方风雨同舟,对方却将你推进汹涌的暗流,逼你一个人去面对生活的风雨和挫折。

如果夫妻同心,其实很多困难都只是暂时的。

最怕就是遇到严冰这种人,像水蛭一样吸附在别人身上,靠着吸别人的血来存活。

余生,我要找一个愿意和我一起建房子的人,而不是待在屋檐下什么都不做,等着我将房子建好的人。

版权声明: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投稿自发贡献,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。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,不拥有所有权,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/违法违规的内容,请发送邮件至 weichuming@126.com 举报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。

相关推荐

换一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