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-创业经验-正文

土特产店创业经验(土特产创业的创新方向)

理想照进现实。文/姜雪芬编辑/范婷婷贵州普安县,一处仓库前。看着收购商把几千斤柚子往仓库里搬,38岁的柚子大叔内心忐忑不安:赶集的话,起码要卖一个多月。就堆在这儿,一个客人都没有,你说能卖出去就能卖出去啊?终于,他没忍住,拉着不到30岁的收购商保贵又问了一遍:如果最后卖不出去的话,还会给钱吗?第一次做收购生意的保贵打破了“行规”,承诺:如果真到那一步,也一定给你结算的。那是201

理想照进现实。

文/姜雪芬

编辑/范婷婷

贵州普安县,一处仓库前。看着收购商把几千斤柚子往仓库里搬,38岁的柚子大叔内心忐忑不安:赶集的话,起码要卖一个多月。就堆在这儿,一个客人都没有,你说能卖出去就能卖出去啊?

终于,他没忍住,拉着不到30岁的收购商保贵又问了一遍:如果最后卖不出去的话,还会给钱吗?第一次做收购生意的保贵打破了“行规”,承诺:如果真到那一步,也一定给你结算的。

那是2018年的秋天,村里的人都不知道如何用互联网做生意,虽然给了承诺,保贵心里也没底。连着3天,他和员工在网上发消息,参加展会、走访企业谈订购合作,终于把仓库里的柚子全卖出去了。

这个消息在全村传开了,看着忙活一年、收到几万元的果农开心的笑脸,闻讯赶来的乡亲们问保贵,“红茶、大米要不要?辣椒、菜籽油收不收?”

保贵知道,一个新的互联网世界来了。

返乡

普安县位于贵州西南部的山区,曾是国家级贫困县。1988年出生的当地小伙保贵,小时候的梦想就是离开贫穷的家乡。

因为喜欢架子鼓,2008年,他去了北京读大学,学习编曲专业。但是当大城市走出的同龄人谈论美食、名牌产品、豪车时,他总在为生活费、学费犯愁。

为了凑学费,父母卖掉了家里的一块地,可日子依然拮据。面对拖了一年的学费,他兼职打工,总是在争取宽限几天时间,承诺一定能补上。他珍惜得来不易走出山区的机会,希望将来能在繁华都市立足。

可惜事与愿违。大三时,因为家中发生了变故,他不得不放弃了学业。

为了生存,他回老家应聘了一份公益性质的工作,每月工资800多元。租不起房,就直接住在单位提供的一处仓库里。那时在外吃一顿饭要15~20元,为了省钱,他很少外出吃饭,习惯买回一堆菜,自己做饭。

当大城市的互联网经济如火如荼时,他的故乡还是电商荒漠。一些村民买东西,要坐着班车到县城,耗费一天时间。

这些和土地打了一辈子交道的人们,不知道靠一张图片能卖出去东西,对一根网线连接的复杂世界知之甚少。

希望

2015年之后,一切开始变得不一样。

这一年,普安县获批商务部、财政部2015年电子商务进农村示范县项目,预感到农村电子商务发展进入快车道,保贵报名应聘了县电子商务公共服务中心,成为了一名电商中心工作人员。

他每天早上五六点出门,到村民家宣传电商,几个月的时间去了90个村寨。

互联网的春风刮进小村庄,年迈的老人听到村淘、送货上门,也有了兴趣,问能不能买到大件物品,不少人感叹:怎么还会这么方便。

彼时,大伙儿对买买买感兴趣,但对在网上卖东西无感。山里的乡亲守着土地维生,种柚子、香菇、茶树等,习惯通过传统渠道,走街串巷、赶集进城销售,茶叶常用一个袋子或一个纸盒包一包就出售。

当地茶企,正山堂普安红茶叶企业总经理罗绍江介绍,传统茶叶企业,即便已经上了规模,也基本是通过线下商超、批发等渠道销售产品。

看着村民原生态种植的庄稼,喝着当地产的普安红茶,保贵失落:为什么家乡的产品,不能通过网络,走向更大的世界?

2018年底,用3天卖出去几千斤柚子后,他有了前所未有的自信。

野心

保贵要把茶叶卖出大山。

2018年的冬天,雪下得格外大。从北京出差返回普安的路上,大雪封山堵住了路,他和妻子步行好几个小时,到了县城。见到风雪中归来的二人,茶叶企业员工开心的不得了,两个人带回了好消息。

去时,夫妻俩只带了笔记本、发票,拎着个包,被乡亲们打趣“像皮包公司的”;回来时成了“全村的希望”——这一趟,卖出去了200多万元的红茶。要知道,当地有的传统企业,一年也就卖个一二百万。

普安县是公安部定点扶贫的贫困县。在北京的5天,他去了定点帮扶企业推荐家乡特产,很多企业认可产品,喝过红茶后加大了采购量,保贵开心,觉得被认可了。

更大的机会随之到来。2019年,当地政府鼓励电商发展,引入人才,组建了电商培训班。讲师来了,想做电商的农民、大学生也加入了队伍。在当地政府支持下,普安百惠商贸公司成立,保贵成了企业的总经理,4月,同名网店上线。

罗绍江说,大伙儿通过培训,学习了运营、村播等,有了电商的概念。以前,他们一年能卖出200多万元茶叶,后来红茶进了薇娅直播间,产品卖爆了,知道品牌的人多了。这两年,他们还培养了3个自己的主播,希望红茶走出大山,受到更多人喜爱。去年,他的公司卖出了3000多万元的普安红茶。

家乡好物有了被更多人看到的机会,他的工作也越来越忙了。

多年来走村入户的经历,很多人都认识了保贵。核桃、木耳、土红米、油辣椒,一车车的货拉进来,又一车车地运出去。一年下来,他和100多个农户沟通、50多家传统企业谈起合作,卖出去700多万元的农特产。

一些企业还主动找来合作,帮助乡亲们增收,卖出去70多万元货,拿出50多万元分给贫困户。罗绍江的茶叶企业,也带动帮扶了全县14个乡镇(街道)2130贫困户。三年来通过利润分红、翻倍高价收购茶青等,扶贫支出达508万元。

信任

2020年3月3日,普安县退出贫困县序列,实现脱贫“摘帽”。

这一年,在政府支持下,保贵又新开了一家网店,走起了品牌路子。

他也有自己的烦恼,农户的特产多了,很多包装设计还是沿用老路子,纸袋一包就卖。好在,随着返乡创业政策利好,当地推出了一系列扶持创业的措施,十多个在外地求学的大学生,毕业后也加入了队伍,改了一个月的包装,做成了礼盒,土特产也时髦了。

和企业谈合作时,企业要求保底销售额、利润,虽然和农民沟通时,他们不会谈这么细,但多年来的信任少不了,村民看到产品卖爆了,收入也增加了,越来越相信这群能“折腾”的年轻人。

去年,企业一年卖出去了1300多万元的农特产。保贵的工资没涨,这两年的利润都分给了农户,有的企业帮扶500个贫困户,合作的企业越多,能帮助的人就越多,他觉得,间接帮助几千户农户,他们收入多了,比自己把钱揣在兜里更开心。

普安红茶通过网络卖到全国,他也越来越喜欢喝茶了,把红茶当水喝。很多人不知道怎么泡红茶,直接洒到水里,那味道全然不对,太浓了。他和团队研究,在包装上写明了喝法,茶水分离。

除了红茶,他也在研究白茶。2018年,浙江省安吉黄杜村的20名党员,提出愿意捐赠1500万株“白叶一号”茶苗,帮助西部贫困地区的群众脱贫。一叶茶,跨越1800多公里,来到了普安县的2000亩土地。

茶苗茁壮成长。3年过去了,头茶已经开采,当地人的生活有了新的盼头。浙江茶叶集团还注册了公益性品牌,计划帮助这些茶叶上市后的销售。

家乡既有红茶,也有白茶,离人均半亩茶目标更近了。他对普安茶走向大世界更有信心。

眼下,李子熟了。这几天,保贵忙着和农户谈起收李子。看着一车车的货物,满山的丰收景象,他希望更多人去他家乡做客。

本文原创,作者:分享大师,其版权均为资料巴巴网所有。
如需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ziliaobaba.com/333.html